湖北众联黄金投资有限公司

手机站企业邮箱

全国咨询服务热线027-85557999

网站首页 > 众联金闻 > 黄金头条

全球金融危机担忧下 多国央行避险为何仍首选黄金?

2018-10-18 14:10:11 湖北众联黄金投资有限公司 阅读

一周前,世界黄金协会(WGC)发布了最新版的《全球央行的购买活动》的报告,数据显示,2018上半年,全球央行的黄金储备总计净增加193.3吨,同比增长8%,且创下自2015上半年以来央行黄金购买需求最强劲的纪录。

  将黄金带回本土而不希望放在别人身上。

数据图片来源WGC报告
数据图片来源WGC报告

  正如下图数据所示,黄金作为一个国家最重要的经济战略资源,近年来,多国央行正在不断增持黄金储备,甚至,印度央行也在时隔9年后首次开始增持黄金储备(印度财政部在3月份发布的数据显示),成为全球第四大黄金买家,而俄罗斯、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三国央行购买黄金量占比达到86%,是排名前三的黄金买家,不仅于此,最近也有新的央行进入了黄金市场,如印度、伊朗、埃及、蒙古国、印尼、泰国等。

数据图片来源WGC报告
数据图片来源WGC报告

  而这背后,主要是近几年,或是对世界金融市场的震荡,亦或是预防将来有一天如果美元信用突然出现崩溃后的种种担忧,与此同时,世界多国央行也正在加紧或提前从海外(存在美英等国的黄金)回笼本国的黄金储备,以扩大多样化外储资产配置需求,以防不时之需,并对冲美元过“保质期”后出现的货币敞口风险,这更表明在美元利率上行环境中黄金再次展示了其战略价值。

  对此,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称,“中国、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好像正在为美元将来丧失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在提前做准备”,我们根据俄卫星通讯社10月1日援引《俄罗斯银行黄金外汇资产管理活动概述》的文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俄央行在近一年中降低了美元和欧元在外汇储备中的比例,直接大幅提高黄金和人民币的占比,两者加起来占俄央行储备资产的20%以上,人民币所占的份额也是几乎增长了5倍(从去年第三季度的1%增至5%),而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网站最新公布的报告,截至10月,俄罗斯已经连续42个月增加黄金储备,官方储备已达1998.5吨,成为全球央行中最大的黄金买家。

  同时,美元大涨一度是美国经济表现优于全球其他地区的标志,但现在却成为一个风险市场信号。这也让以美元(强主权信用)为核心的货币和金融体系处在美元荒风险中,激发更大程度的厌恶风险情绪,事实上,以上这些分析也是世界多国近几年来要“去美元化”的根本原因和大背景,

  正是在上面这些背景下,我们就以近期本币受到美元摧残最为严重之一的土耳其经济为例,据土耳其媒体YeniSafak数周前报道称,土耳其央行决定把储藏在美国的所有黄金运回本土。该外媒称,在近几年,土耳其从海外运回220吨黄金,其中去年从美国运回28.7吨。

  事实上,土耳其已是近年从美国等海外金库运回黄金的第8个国家了,我们多次强调,截止目前,德国(去年8月已完成)、荷兰、瑞士、奥地利、比利时(今年3月份宣布)、匈牙利、委内瑞拉这7国央行也已经运回或宣布要运回黄金,当然,像土耳其、委内瑞拉等国提出把黄金运回本国,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美元荒,特别在经济制裁下,这些国家可以有效的绕开美元体系,用黄金来还债。我们曾提及,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当时在一些特殊的经济时期,各国央行或国际机构为了保障黄金的安全或某种经济战略不得不选择将黄金储存在美国、英国等看似固若金汤的地下金库中。

  欣赏一下,现在的美元或正在于无声处听惊雷/图片来源TheSheepeater

  黄金自古以来一直是世界金融舞台上的经济权力筹码,这也是为何40多年前美元需要和黄金挂靠的根本原因,同时,也通常被视为在金融市场震荡期的对冲基金,但读者朋友们可能也知道,从世界多国提前将黄金运回国的浪潮中就能观察到,这都在表明,曾经无比强大的美元,早已失去信任的标签,所以,这也就解释了在今年4月份报为何有位叫亚历克斯穆尼的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众议员提交了一项新法案,试图将美国的货币体系撤回到之前的金本位制的部分原因了,而美元滥用其货币主导地位实际上更是在加速全球去美元化这一进程。

  由此可见,实物黄金更是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和货币信用中具有重要的战略作用,而这背后更是一场看不见的去美元化过程,而事实上,中国和俄罗斯在黄金市场都有着重要的地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黄金需求国和生产国,俄罗斯央行则是近几年的黄金大买家,在持续增持着黄金储备。因此无论是人民币还是卢布,背后都有黄金的身影,这在中国以人民币计价、黄金为基础的原油期货亮剑去美元化后就变得更加清晰。

  对此,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在近日的报道试图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解释,该外媒表示,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囤积大量黄金,加之两国间本币交易越来越频繁,再结合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也开始抛售美国国债,这可能都意味着,俄罗斯和中国都计划互相之间进行贸易往来时,使用以黄金支持的货币作为支付手段,这使得黄金成为两国之间的重要商品。换句话说,中国市场或正在囤积大量黄金。

  对此,新兴市场投资之父马克·墨比尔斯(MarkMobius)在7月25日参加中国国际黄金大会上表示,近半年以来,国际黄金价格出现大跌可能也会成为像中国、俄罗斯、印度等传统黄金消费大国继续增加购买黄金的理由,“未来10年,黄金进出口国家的前十位均是新兴市场国家。”马克·墨比尔斯如是断言。

  与此同时,一位追踪贵金属近30年的PreciousMetalsInsights公司的总经理菲利普·克拉普维克(PhilipKlapwijk)稍早前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作为经济战略性动作的一部分,中国很有可能仍在悄悄地储备黄金,”,事实上,近几年来,外媒热猜中国(市场)究竟存有多少黄金的报道就没有停止过。

外媒在2014年估计的中国社会黄金持有总量
外媒在2014年估计的中国社会黄金持有总量

  正如上图数据所示,现在,外媒普遍认为中国市场在过去几年中攒积了更多的黄金,数量或超过3万吨,并将其贮藏在不同的账户中。当然了,这其中并不包括大量在过去被购买、储藏的黄金,因为,它们也从未被列入官方储备之列。我们注意到,这个数据出自对中国经济战略行动具有非同一般洞悉力的SimonHunt战略服务公司首席执行官塞门-亨特(SimonHunt)写给客户的一封信中,其在金属和矿产领域并非等闲之辈。不过,近24个月以来,中国官方公布的黄金储备就一直没有出现变化,目前持有5924万盎司(约1842.6吨)(下图)。

中国近几年来的官方黄金储备变化趋势
中国近几年来的官方黄金储备变化趋势

  正如黄金分析第一人阿拉斯代尔-麦克劳德所言,目前,中国人在民间的黄金可能至少有超过三万吨,因为,这些国外的分析师们深信,中国在建立亚洲原油期货定价权时,可能需要用到黄金,很多很多的黄金,而按中国黄金协会会长宋鑫稍早前对媒体采访时的分析就是,”自2007年以来,中国黄金产量已连续十一年位居全球第一“,同时,中国自2015年4月开始已经限制黄金出口数量,但进口却在增加,这样一样,除了中国市场本身需求消费的黄金外,余下的黄金就有可能也会成为储备黄金的一部分。

  对此,Goldmoney研究主管AlasdairMacleod在今年6月曾指出,黄金作为货币支付手段的功能可能正在复兴,这从不少国家央行对黄金有巨大的“胃口”上就可以看出,而使用黄金债券,用黄金为货币背书的体系或许将会到来,毕竟黄金作为全球流通中的硬通货已经存在好几千年了。